返回

《秘密的背后》回归创作根本:故事为王,演员为器

2015-08-17 11:04:52 海润官网

导言:

前两天,影视独舌提出一个观点:网剧能够促进行业正向发展,其中重点就是回到了“故事为王,演员为器”的正道。的确,在如今言必称“大咖”的影视剧界,某些“大咖”、“小鲜肉”的片酬已经高到离谱的地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部新剧《秘密的背后》正在紧锣密鼓筹划中,这部剧以成熟的剧本和全新的演员阵容引起人们注意。近日,独舌记者采访了该剧制片人蒋译霆,他称:此次是他职业生涯中为剧本投入最多的一次,虽然这部剧没有所谓的“大咖”演员,但凭借优良的剧本,一样可以博得口碑和收视。而“重”剧本、“轻”演员,也会是未来的大势所趋。

(1)剧本是一部电视剧的灵魂

《秘密的背后》讲述的是一个民国奇情故事,由李茂、战菁一、任东霖、郑亦桐等人主演。乍一看仍然是“霸道总裁”VS“贫苦穷家女”的故事,但是细看,故事内核一层剖开一层,容量十分丰富。前半段讲述女主角入狱后的“狱中奇遇”,主线之外,在狱中其他狱友各自的故事也都有展开,从中折射民国这个风起云涌的年代的众生百相,而回到主线,又一直有一个悬而未破的案子紧紧揪着观众的心,可以说是一个不那么简单的故事。制片人蒋译霆认为,剧本是一部电视剧的灵魂。当下的“怪力乱神”剧目充斥着电视荧幕,危害着观众的心灵,是时候该“正本清源”了。

独舌:这部剧原名《爱的谎言》,后来改名为《秘密的背后》,故事的重心发生了哪些偏移?改了以后的名字是否更具有市场吸引力和观众号召力?

蒋译霆:故事的重心并没有发生偏移。《爱的谎言》之所以会更名为《秘密的背后》,是因为我们这个故事有太多环环相扣的秘密。我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将剧名定为《秘密的背后》,除了想要定位更加精准,也是希望给观众制造一些悬念和神秘感。

独舌:目前市场上定位为“民国偶像剧”的剧非常多,今年比较红火的就有《千金女贼》、《锦绣缘》以及《偏偏喜欢你》,您觉得这部剧区别于其他同类型剧集的特点都有哪些?

蒋译霆:现在市场上的民国偶像剧确实很多,也很抢眼。我在做《秘密的背后》之前,读书参阅大量史料,也看了大量的年代偶像剧。你所说的这几部戏是其中的精品,制作精良,而且非常时尚。不可否认,我们没有超高的投资,没有超高知名度、超高颜值的演员。我们把大部分的精力和投入都花在了剧本上面,这是我所做的电视剧当中,我为剧本投入最多的一部。我们剧中所出现的人物,事件,甚至都可以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上找到原型。剧本是一个电视剧的灵魂,我相信我们付出的努力观众能看到,感受到。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剧本的“颜值”是超高的,我们也是拥有超高颜值的电视剧作品。

当然,我也承认,我们的演员虽然优秀,但对比你刚才提到的几部剧,在咖位上确实有一定距离。我不是没考虑过市场,没考虑过粉丝效应。我在演员跟角色的匹配度和演员自身的知名度之间也彷徨过,最终我做了一个取舍。大咖固然好,但我想要的是演员放在这里就是这个角色,而不是演员自己。这部戏的抢眼的地方,就在于观众看了不会想到演员,只会想到角色,很快就能走进入剧情而不会游离出来。在大家都在讨论“高颜值”、“小鲜肉”的时候,我希望这个剧能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受。

(2)民国戏不仅要贴近史实,还要养眼

《秘密的背后》故事背景限定在民国,对于当下眼尖的观众来说,一大乐趣就是“挑刺儿”,影视剧里穿帮的、不符合真实情况的地方,很容易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迅速发酵,成为段子手、营销号的新鲜素材。面对这样严峻的环境,蒋译霆认为,这是机遇,不是压力。他过去曾经打造过《流泪的新娘》等优秀年代戏,对场景的布置、服饰造型的把关别有一番心得,而单纯的还原历史还不够,还要符合电视剧的播出标准,在不改变大的史实的情况下,适当地做一些美化,使之看起来更为养眼,这是做剧人的基本素养。

这令笔者想起多年前曾有一部《恰同学少年》,当时也遭遇了不少质疑,学院派质疑剧中的服饰太过干净整洁,而真实的“恰同学少年”们可是衣衫褴褛的,但无可否认的是,《恰同学少年》以其青春靓丽的外形和偶像剧的内核,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同时又正确地展现了伟人的年轻时代,传达了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前车可鉴,未来同类型剧集,可朝此方向努力。

独舌:据悉该剧是一部充满着年代感的剧集,那么在哪些方面能够体现出这样的“年代感”?

蒋译霆:我过去拍过《流泪的新娘》、《下辈子还嫁给你》,这些都是纯的年代戏,发生在民国时期的某个小城。这次我拍《秘密的背后》,背景是四十年代初到五十年代初的上海滩。那是一个繁华而又混乱,前卫而又传统,时尚而又矜持的时代。我希望能够尽量还原当时的大环境,大氛围。我们看了许多参考影像资料,像《上海滩》,《摇啊摇》,也看了很多当年讲述上海滩故事的戏,然后在里头找到了我们所需要的一个点。我在服化道上,除了要求符合史实,还要做得养眼。这一次我们做了一些突破,想要展现一些和往常不一样的东西。但是营造出来的整个氛围一定不会过于夸张,更不会为了养眼而跑偏。我觉得除了给观众视觉上的享受,更应该给观众以尊重,这是我的从业准则。

独舌:这个戏的类型应该如何概括?

蒋译霆:简言之,这是一个虐心的情仇剧。爱情,亲情,友情在我们的故事都表达地淋漓尽致。我们以幸福开篇,悲剧贯穿,团圆收场。我们以人物的情感线贯穿情节,虽然剧中人是上个世纪40年代的人,但我们看到他们的时候,会觉得这就是自己,就是身边人。因为他们的故事确实太虐心了,但他们的外表还是青春的,偶像的。

我创作这部戏的初衷,是为了让观众看到更好的故事,感人的故事。无论在哪个年代的人,都有青春,都有挚诚的爱情。我们写了很多种不同形式的感情,他们为了自己心中所爱,付出一切,甚至迷失自我……我时常在想,在我们现在这个现实的大环境下,还有没有那么一种人,她不会考虑常人考虑的所谓现实,仅仅只是为了爱,就勇敢地接受命运给她的所有安排,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的折磨,哪怕是粉身碎骨,也永不退缩。我们的女主角,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她的世界观里,爱是至高无上的主题。借这个故事,我希望可以唤醒大家对真爱的向往,让观众产生一种共鸣,这就是我们这个戏的特点和亮点。

(3)挑演员,要以适合角色为重

针对当下被过度炒高的“大咖热”、“鲜肉演员热”,蒋译霆认为,人人都愿意看颜值高的年轻演员,这本身没有问题,但任何事情,过犹不及,业内盲目的将资源过度倾斜在某些所谓的“大咖演员”上,会影响行业的健康发展,而这一部《秘密的背后》,特意选用更“合适”而不是更“大咖”的演员阵容,也体现了他欲努力刹住这一股歪风的决心。说到“大咖演员”,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直以来的种种所谓“黑幕”,“大咖演员”直接干涉剧本创作,要把“男主戏”改成“女主戏”等等,面对这个问题,蒋译霆也给出了他的答案。

独舌:该剧的演员配置非常新颖,并没有像当下的电视剧一样盲目选择小鲜肉和大咖,您觉得这是否是因为本剧秉持“内容为王”的方针的缘故?

蒋译霆:这个我前面也说过了,我搭配演员最重要的是合适。我从业这么长时间,选演员向来不以大咖、大腕儿为第一标准。除了角色契合度,也要考虑一个投入产出比。我们本着剧本为王、故事为王、感人为王的原则,我认为演员只要合适角色就没有问题。每个演员都是需要观众去接受的,每一个大咖也都是从小角色开始,从第一次做主角开始,用演技去征服观众,收获粉丝。当然,现在我们做电视剧的压力太大,我希望我选的每个演员都对,希望观众认同演员,认同角色。

独舌:目前有很多当红的“大咖演员”对剧本插手程度过深,盲目改剧本、改戏份,您对这一现象怎么看待?是否因为这个原因,您刻意没有选择这些所谓的当红明星作为本剧的主演?

蒋译霆:我认为演员插手剧本、对剧情提出合理化的意见这是个好事,不应该反对。演员只有认真看了,进入角色了才能提出意见。但是我反对只针对自己角色提意见,而不谈其他人的。如果他只看自己的戏,不看别人的戏,他的意见就不会准确,我就会慎用。当一个演员从剧本整体提出合理化建议的时候,我非常欢迎!

(4)由点及面,勾画上海滩群像

《秘密的背后》最让人惊喜的是它除了爱情故事以外,还有一大段剧情是讲述“狱中奇情”的。在国产剧里,大篇幅地讲狱中故事的并不多,因为普通人都认为,监狱是一个很逼仄的空间,既容易给人压迫感,也不容易提炼出精彩的戏剧冲突。但《秘密的背后》独辟蹊径,选择由点及面地一个个带出女主角的狱友们的故事,从而折射出当时那个混乱的年代,普通人的生活群像。这就使得这部剧拥有了区别于一般同类型剧集的质感。

独舌:该剧选择了民国时的上海滩这一时期作为故事背景,您认为“上海滩”这个背景本身具备哪些戏剧化的元素可以利用?

蒋译霆:上海滩的故事太多了,如果我们真正能够回到那个时代,融入那个时代,根本不需要去写故事,只要真实记录下在那里发生的事情,就足够支撑起一部大戏。但是这可能吗?不可能。所以我们只能去历史中攫取我需要的,融会贯通成为我的故事。不止是我,很多的创作人都在这么做。有关上海滩的戏其实本身就很能打动人的,这也是我对上海滩故事是情有独钟的原因。我曾经拍过《江湖兄弟》、《一世情缘》,都是讲述上海滩的故事,所有从民国的上海滩到1951年的上海滩这段历史,我有大量的积累,我认为这些足够让这部戏锦上添花。

独舌:在狱中女主角的这一群狱友各自入狱前的故事都有不少着墨,虽然与剧情主线没有直接联系,但是能看出这是以群像式的方式在描摹那个特殊的年代普通人的生活现状,您觉得这一点是这部戏区别于其他戏的亮点之一吗?

蒋译霆:女主角姜一萍为了爱情进入了监狱,在监狱里遇上了各种囚犯,一个囚室四个人,形形色色,各有不同。这些狱友一开始几乎跟她或者敌对,或者冷眼旁观,到最后都变成了朋友。

我们没有着重去渲染每个人的前因后果,而是在她们出狱以后再抽丝剥茧地讲述发生在她们每个人身上的故事。一个女人入狱,一定是一段精彩的故事,我们不能放弃这些故事,这些故事看似和主线没有直接联系,但却总和主线割不断。像阿沈,当她儿子举起了屠刀杀人的时候,她告诉儿子,你不要杀人,进监狱的日子不好过,所以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你犯法。她求姜一萍原谅她的儿子,哪怕儿子误杀了她,她还是为儿子在努力。还有宋芳娣,春艳,这两个人从监狱里走出来,善恶在这两个人身上颠倒过来,她们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我认为在这些狱友的身上,最重要的是她们的反思,她们开始反思自己,反思人性。这些反思我认为是最重要的,所以前史我们没有更多地去描写。狱友的戏是非常重要的一笔,我们邀请了非常优秀的演员。像宋芳娣的扮演者何翯,《二叔》和《怒放》她演得都特别好,这次演一个凶狠的狱霸非常到位。第一天,第一场戏导演就给她点了赞。

(5)构筑前因后果,就能接上“地气”

像《秘密的背后》这样的民国虐心剧,之前并不是没有过,但有一些剧集因为过分夸张、“狗血”的情节,使得很多观众对这样的剧集产生了审美疲劳,一看到类似的情节便叫嚣着要“弃剧”。面对这样的情况,蒋译霆认为,这样的剧情并不是不可以,只是要构筑好前因后果,要遵从观众的逻辑,这样方可接上“地气”。

独舌:在当下的电视剧市场里,“正能量”已经成了一个被开涮的词汇的时候,坚持做这样的剧集的原因是什么?

蒋译霆:我做这部戏的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也是希望大家有爱。爱有误会,有欢乐,有痛苦,有后悔……爱的方式有很多种。不论哪一种方式,爱都应该是真诚的、炽热的。就像我们剧中的角色,为爱坐牢,为爱疯狂,为爱复仇,为爱迷失,为爱甚至不惜失去生命……我们的宣传词里,寥寥数语,已经把爱和我们想要表达的内容诠释得很好。所以我在想,爱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我们不止实在做电视剧,更是在宣扬和传递爱。

独舌:剧中也有比较夸张的情节,现在的观众都对这种情节很敏感,动不动就说要弃剧,您对这个怎么看?如何让剧本更“接地气”?

蒋译霆:我认为这样的情节并不夸张。教化官杨珊迪为了救犯人姜一萍而丧命,这里面是不单单是一种牺牲,还带着感情。杨珊迪是一个正直无私的教化官,原则与她而言,比生命还重要。她在监狱里,每天和女犯人朝夕相处,感化她们重新做人。她最希望看到的,是囚犯走出监狱的时候可以改邪归正,而姜一萍身上,寄托着杨珊迪的最大的希望,姜一萍就等于是杨珊迪的一个梦想。所以当姜一萍危在旦夕,杨珊迪才会不顾一切去救她。杨珊迪已经不会想姜一萍是个犯人,她只想要挽回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个能够重生的生命。杨珊迪舍命救人,是她的本能反应,是当时她的真情流露。人在关键时候体现出来的忘我和奋不顾身,古今中外都是最感人的。这个设定本身,我觉得很接地气啊!杨珊迪虽然在这部剧里只有几集戏,但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个角色。我们请来了演员高斯,她演的《女子炸弹部队》以及很多戏都是军人,她用气质上的正直和硬朗更加完美地诠释了这个角色,让杨珊迪更加真实可信,所以我也是给这个角色点赞的。

独舌:以这部剧主要角色众多、群像式的设定来看,四十集的篇幅似乎有点快节奏,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说法?

蒋译霆:这个戏的人物其实并不多,主要就是两对情侣,三段爱情。这四个人,为我们做出了人生的四种选择。许多辅线人物和主角相依相存,个性突出。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感太强了,每个角色都散发出他们的光芒,所以你会感觉人物多。至于戏剧节奏快,我觉得这正是大多电视剧所缺少的,也是十分必要的。当人物处于特定的情境之下,除了前进和改变,他们别无选择。所以不断发生的矛盾,情节的巨大转折,也是我们这部戏的特点和强项。

(6)“虐心”是每部电视剧都有的元素

对于制片人蒋译霆来说,大众最熟悉他的可能是多年前的《一米阳光》,这部剧可以说是开创了国内“都市虐心故事”的先河,而这么多年的从业经历中,蒋译霆打造了不少“虐心”的年代戏,但是他却认为,他没有刻意去打造这样的元素,而是每部戏其实都有这样“虐心”的元素,不同的只在于怎么“虐”。

独舌:这些年来您也做了不少不同剧种的制片,是刻意挑战不同剧种吗?在您看来,从制片人的角度,做不同的剧种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

蒋译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经验,我就是一边学习一边前进,这样一路走过来。因为观众的欣赏水平越来越高,对电视剧的要求也随之严格,电视剧市场需要更多元,更精彩的东西。观众的要求就是我们的使命,我们必须要与时俱进,所以在我几十年的制片经验来讲,我认为观众的需要和口碑才是最重要的,做电视剧,就是为了让观众看到更好的故事,如果观众还能会为这个戏哭,为这个戏笑,从中获取正能量,这就是我最大的欣慰。

独舌:这次选的演员里,有一些是年纪轻轻但却很“老戏骨”的优秀演员,有一些是年轻的新人演员,这样的搭配是您做剧一贯的选演员方针吗?

蒋译霆:我认为人物的定位是非常重要,我也知道大咖好卖。但是投资过高,会对制片人和投资方和发行方造成巨大的压力。这个时候就需要找对市场的定位,很多老演员都由新人一步步走过来的,我们应该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我记着那一年做的《六块六毛六》,这个戏在业内的反应非常好。我认为观众内心还是有一杆秤,市场能分出剧的品相。就像淘金一样,真正的好剧是经得住考验的。另外,我胆子比较小(笑),承担不了那么大的压力,所以我还是坚持以剧本为王!

独舌:可以说您是国内最早做“虐心戏”的制片人之一,您觉得在当今这个时代,观众对“虐心戏”的看法和以前有没有变化?您做剧的方针是会随着时代的变化和观众的口味变化而变吗?还是您也会引导观众的走向?

蒋译霆:我不敢说自己是国内做最早的虐心剧制片人之一,但是年代戏我可能经验确实多一些。我从2005年《玉碎》就已经开始接触,《锣鼓巷》、《江湖系列》等等。我认为“虐心”并不是一个噱头,每部戏都有“虐心”的元素,只是看你怎么去“虐”。这部戏是因为爱才产生了“虐”,我认为爱的“虐”是一种享受,就像现在大家说的痛并快乐着,所以我想还是留给观众去评价和定位吧。

至于观众的口味,我认为其实当他看进这个戏的时候,他已经是跟着剧情走了,跟着人物走了。人物的哭和笑都会让观众有感触,这就是我们制片人包括我们的剧本、我们的项目怎么把观众带进去的一个最重要的元素。我期待这个戏引起大家的关注,我也希望通过这个戏捧出新的明星,这些新人的出现也可以减轻制作的压力,这个是我最大的愿望。

琼ICP备1500109 网络视听许可证2110433
© 海润影视集团版权所有 网站图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否则视为侵权
Copyright © HaiRun Movies & TV. All rights reserved.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